老龄化是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面临的最大挑战

作者:财经频道

  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是一种代际转移制度,其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学基础为生产力、工资和人口三者的综合增长因素能够维持代际转移, 从而保证人们退休后能够维持稳定的工资替代率。因此,我们亟需量化管理这三种因素的波动形成的风险。研究发现老龄化是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放心保)最大的问题,一方面需要我们探讨合理的工作和退休年限,调整人口比例结构;另一方面,寻找最佳的工资缴费/替代率来满足养老保险的风险合规要求。

  我国养老保险制度经历了两次大的转型。1984年, 我国实行的社会统筹养老保险制度是一种现收现付的养老保险制度,其原理是工作期人群的养老保险缴费用于当期退休期人群的养老金支付,退休期人群利用这部分养老金维持一定的工资替代率的养老计划;从1993年起实行统账结合的养老保险制度。然而, 此次转型的情况却不尽如人意。人口老龄化已经造成了统筹阶段养老保险资金的巨大缺口, 向统账结合制转型,即需要分流一部分个人账户资金, 这无疑引入了巨大的转轨成本, 我国养老金的支付压力进一步增加。如果不完善养老保险的制度建设和提高风险管理能力, 支付压力的后果将影响一代人, 甚至数代人的社会福利。由于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制度在中国养老保障体系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专家学者主要从三个方面研究了其可持续发展问题:苏春红( 2006)研究了现收现付制和基金积累制养老保险制度的经济学基础和存在的共性,威廉姆森和孙策( 2004)研究了我国养老保险制度的转轨成本和可能面临的问题,李秀芳( 2002)从资产负债管理角度、郭磊和陈方正( 2006)从保险资金投资资本市场角度、崔玉杰和李从珠( 2003)从VaR角度研究了养老保险的风险管理。

  现收现付制持续发展的经济学基础为生产力、工资和人口三者的综合增长因素能够维持代际转移, 从而保证退休者退休后能够维持稳定的工资替代率。但是, 这三种因素的波动形成了一定的风险,因此我们亟需提高养老保险的定量风险管理能力,把破产风险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完善的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计划应该实现代际养老保险缴费与养老金支付的平衡,二者差额达到一定程度会引发支付危机。一般地, 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计划不可能完全收支平衡,只要缴纳金额和支取金额差距不大, 缺口可以由历年结余或者财政收入补贴。但是,我国现行养老保险计划存在空账运行的问题, 财政对养老保险的投入和补贴过大, 即对风险容忍度很大虽然满足了风险合规要求,但这是以无效率的财政补贴为代价的,是不可持续的。而当支付金额达到缴纳金额的两倍以上时, 养老保险计划就会破产。因此,养老保险一方面需要满足代际转移支付功能, 采取尽可能低的缴费率并得到高的工资替代率。另一方面,需要满足一定的风险要求,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寻找平衡。

  通过对2003年~ 2008年代际人口比例和代际工资比例观测发现,我国现行的统账结合养老保险制度个人账户形同虚设,主要靠现收现付部分来养老,我们取缴费比例15%,那么工资替代率要达到60%以上才能保证较好的晚年生活。然而,监管部门对养老保险风险的要求是:在40年内的破产概率小于20%。根据我们的计算结果, 这要求最低的缴费比例/工资替代率为0. 65。如果将风险承受程度放宽到30% , 最低的缴费比例/工资替代率是0. 4。这说明, 在现有的风险要求下, 希望通过缴费比例15% , 实现60%的工资替代率是不可能的。这需要发展企业年金和商业养老保险等作为社会养老保险的有效补充, 以实现退休后较好的生活水平。受限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和人口老龄化因素, 不能把养老的压力全部施加给社会养老保险。

  随着我国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 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抵御风险的能力也降低,当生产力的实际增长不足以支撑劳动力人口的下降时,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将出现支付危机。如果代际人口比例能通过适当调整, 减缓下降的趋势, 可以极大地提高养老保险抵御风险的能力。老龄化问题是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的最大问题,当老龄化严重时,我们通过调节代际人口比例模型来模拟这种趋势,得出新的时间-破产概率曲线。因此,我们适当提高劳动人口的工作年限、推迟退休年龄,另一方面寻找最佳工资缴费/替代率来满足养老保险的风险合规要求。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