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沙朱泽君等人最新忏悔画面曝光!

作者:房产

  吴沙朱泽君等人最新忏悔画面曝光!这两晚,广东省纪委反腐大片《永不懈怠的斗争》播出。包括吴沙、朱泽君等多名落马高官的忏悔视频曝光!广州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沙广州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沙

  这两晚,广东省纪委反腐大片《永不懈怠的斗争》播出。包括吴沙、朱泽君等多名落马高官的忏悔视频曝光!

  工作人员表示:“有些小老板就说了,吴沙的打牌技术非常一般,既然非常一般为什么他能赢呢?场场都赢。那些小老板就直接讲了,就是利用这种方式向他行贿。”

  吴沙: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自己下一步也很清楚是什么结果,早知道这样,早一点警惕自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广东省工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朱泽君,曾在增城、梅州等地担任一把手,并罩着“作曲家”等多重光鲜外衣,但背地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两面人”。

  经查,朱泽君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和廉洁纪律,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最终受到了党纪国法的严惩。

  朱泽君:没有好好珍惜党和政府赋予我的权力,没有真正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相反把权力当做谋私的工具,把地位当做沽名钓誉、光宗耀祖的平台。

  2012年11月26日,距十八大闭幕不足半月,广东省国土厅副厅长吕英明被查。这个正值壮年的六零后官员,成为十八大后因贪腐落马的“广东首虎”。

  然而却有人对吕英明的落马惴惴不安。他就是省水利厅原厅长、党组书记黄柏青。黄柏青所怕的,无非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担心自己会因吕英明的落马而东窗事发。

  2015年9月30日,经省委同意,省纪委对黄柏青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一个受贿长达24年,涉案金额近2亿元的亿万巨贪浮出了水面。

  经查,早在1992年黄柏青任惠州市经贸委主任时,就在香港收受了自己人生的第一笔贿款,在担任省水利厅厅长后,黄柏青更是通过为相关企业在获取水利建设工程、电站特许经营权、河道采砂经营权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并通过儿子收受采砂老板送上的“干股”。而在十八大后,黄柏青依然不收敛、不收手,对八项规定精神置若罔闻。

  黄柏青:没有入心入脑,所以十八大以后特别是八项规定出台以后,我还是红包照收,路易十三洋酒照喝,鲍鱼照吃,接待也好,吃饭也好,我还是我行我素,为什么会这样,就是感觉到自己快退了。

  陈志中在2010年提任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时,其干部履历表显示其儿子名叫“陈某”,身份是华南师范大学的学生。但2012年之后,陈志中的《个人事项报告》中,其儿子的名字却改成了“陈某巍”,身份是广州一家医疗设备公司的员工。好端端的为什么改名?儿子改名刚好发生在父亲升官之后,是不是有意为之?

  对此省纪委成立了调查组,很快查明:陈志中的儿子2009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三年后辞职,即接手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任法人代表,获得了该公司97.5%的股份,还低价获得了该公司位于越秀区东风西路的一处办公楼。

  经过深入调查,陈志中与医疗设备供应商余某的不正常关系逐渐浮出水面。经查,陈志中在2006年至2013年间,先后多次收受医疗设备供应商、工程承建商、药商等多人贿送的财物共计500多万元。

  陈志中:说实在的,我确确实实从内心来说收到这些钱物以后,我开始也没统计究竟有多少,后来慢慢回忆以后,我自己也觉得怎么会是这样子,非常后悔,也希望我这种教训对别人也有益。

  在外人看来,科技系统权力不大,似乎是个与腐败绝缘的“清水衙门”,但出人意料的是,从2013年7月起,不到两年内,广东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原党组副书记张明、原副厅长王可炜,广州市科信局原局长谢学宁,佛山市南海区科技局原局长梁新文等70多名党员干部竟因贪腐纷纷落马。

  谢学宁(痛哭):只因一时的贪念,收受了他们这些钱财。首先是很辜负了组织对我个人的信任和嘱托

  2014年9月,广东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钟金松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其交代的问题令人触目惊心。

  钟金松:为了一个项目,为了感谢你给你500万,你先拿去用,我当时心里一听也吓一跳,数额不较大,行不行啊,他说没事你拿去吧。既然他要给,我先拿过来做点项目。

  广州市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总经理张新华,在十几年间,利用自己掌握的国有土地资源,贪污、受贿近3亿元,数额之巨,令人瞠目结舌。

  2016年9月,万庆良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万庆良(痛哭):反思自己蜕变的过程,我在思想深处淡忘了党纪国法的高压线,淡忘了廉洁从政的警戒线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