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惠阳村民上网解上访难题 花钱发帖影响政府

作者:房产

  广东惠阳淡塘村部分村民选举受挫上访无效,于是花钱发帖,试图利用网络民意影响政府行为

  而策划将淡塘砖厂的“丑事”晒在网上的律师刘尧对网络传播的效果也不满意。付给专业发帖公司1500元线来条回复。他不由地感叹:“人们对三农问题已经麻木了!”

  不过,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国土局却并不麻木。在该篇帖子引发关注的第三天,该局执法监察分队便对淡塘砖厂下发了整改文件——《责令停止土地违法行为通知书》。

  然而,南方农村报记者调查发现,淡塘砖厂早在2003年便已放弃取土烧砖,而其2003年之前取土的地块,也并不是基本农田,而是荒地。

  被喧嚣的网络民意追杀的砖厂,成了村庄利益斗争的牺牲品;网络民主的双刃性,也在此得以彰显。

  有着近4000人口的惠阳区永湖镇淡塘村,分为6个自然村(一村至六村),共18个村小组。2008年4月18日,第四届淡塘村委会选举进行,一直在惠阳城区承建建筑工程的淡塘六村村民林桂明回村竞选村委会主任。

  当时,在任的村支书郑迅雷和村主任郭兆明都是淡塘一村人,而郭兆明已经当了三届村委会主任,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已经不想再当了。”然而,竞争对手的强势运作让他无法忍受,“总是散布谣言,抨击我,说我贪,那我们就选选看,看到底谁得民心。”

  这场充满火药味的选举最终以原主任郭兆明打败挑战者林桂明而结束,票数是1100:1000。落败的林桂明,在选后对选举的公平性表示了质疑。在他看来,连任三届的郭兆明是镇政府支持的候选人,而镇政府在选前、选中和选后都“做了手脚”。

  林认为,选举委员会成员的产生就有问题。由于镇政府将自己物色好的候选人放在自然村中投票,而把村民选出的候选人放在小组中投票,这使得后者得票数远远少于前者。这种做法导致他由于得票不够,无法进入选举委员会,因而“一开始就处于劣势了”。

  在选举中,林桂明一方发现镇政府工作人员黄燕辉和选委会成员林洛运将村民选票拿走,自行填写投入票箱。如果不选镇政府物色好的候选人,选民则无法代投票;如果选,则电话委托都可以,淡塘小学校长郑志群一人便投票6张。

  选举结束后,众多村民认为选举有问题,反对开箱验票,而镇政府则强行验票。林桂明认为镇政府急于验票是因为其在某些票箱做了手脚。而胜出的郭兆明并不认为选举存在问题,选举的结果证明了自己在村民中的威信。

  实际上,林郭之争,隐隐折射出的,是淡塘村几个自然村间的利益分歧。淡塘村集体有一片2800亩左右的荒山恰恰在一村周围,一村因此以本自然村的名义出租给他人,获得利益。但是,其他5个自然村认为这片荒山属于全村所有,利益应当在全村均分而不应被一村独吞。双方各持一定的依据长期争吵,但在一村村民把持村支书、村主任两个要职的情况下,其他5个村的意见一直处于被压制状态。

  选举的结束,便是林桂明上访的开始。并不擅长此道的他找到了六村村民林德盛。林德盛有较为丰富的上访经验,不过都是替邻村的村民出头。

  林桂明与林德盛一拍即合,开始组织上访材料。除了揭发选举舞弊外,他们还列举了淡塘村的一系列问题。其中的重头戏,便是“淡塘砖厂占用基本农田取土烧砖”。

  淡塘砖厂位于三村,由福建老板王瑞德在1993年开办。在林德盛和林桂明的上访材料中,这个砖厂成为占用100多亩基本农田十几年、将其挖成深潭的“恶魔”,林德盛还指出砖厂背后有“保护伞”。

  二人的上访没有取得任何成效,奔走惠州市信访局、惠州市人大常委会、惠阳国土局等多个部门后,只换来满手的上访回执单而已。这样的结果,林德盛的朋友、前维权律师刘尧早就料到。刘不止一次向林德盛灌输这个观点:上访不如上网。

  刘尧是个维权经历丰富的律师。2006年底,在刘尧的家乡东源县派头村,村民因集体土地被河源市富源水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源公司)占用建设蓝口水电站,邀请刘尧为派头村提供法律服务。刘尧接受邀请,并为村民提供法律代理,向富源公司索赔征地补偿款。谈判未果后,2007年12月,刘尧指挥村民阻挠富源公司施工,涉嫌犯罪,被东源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后改判为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

  案件审理过程中,全国十个省市500多名律师声援刘尧。其中,北京律师对刘尧的启发最大。他们叮嘱刘要“好好利用网络”。今年4月,拥有行动自由的刘尧继续对富源公司进行声讨,这一次,他运用了北京律师提醒的“武器”。

  刘尧选择人气较旺的天涯社区“天涯杂谈”发帖。遗憾的是,帖子发出后,应者寥寥。这时,刘尧想到了自己QQ里的专业发帖公司。付给对方1500元之后,重新包装过的“史上最牛富豪”(即富源公司董事长、全国政协委员缪寿良)一帖在天涯赢得了每天5000次的点击,并快速地被转发到其他论坛。很快,便有媒体跟进,缪寿良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主动提出跟刘尧沟通。

  亲身感受到网络影响力的刘尧极力鼓动林德盛和林桂明把淡塘砖厂的事情也晾在天涯社区上。为此,刘尧还特地跑到砖厂,拍摄了一些农田和厂房的图片。最后,帖子被冠以《农田变深潭,谁之过?》的题目,配以醒目图片,在8月30日晚登陆天涯杂谈。截至9月20日晚9点,点击量只有5312,回复数仅为455。对比之前“史上最牛富豪”帖子的点击量,刘尧很不满意。

  不过,经过与发帖公司打交道,刘尧认识到,帖子的影响力跟付出的金钱是成正比的。他感到,农民权益受损的现象,由于数量太多,已经让很多人麻木了,帖子因此点击量不高——除非花大力气推广。

  在淡塘砖厂老板王德瑞看来,“农田变深潭”这个帖子从头到尾都站不住脚。首先,他的砖厂厂房占地是40多亩,取土是60多亩,根本不是“取土百亩”;其次,取土的区域,根本不是基本农田,而是荒地;再次,他在2003年结束与三村几个小组的合同之后,便没有再取土烧砖,而是通过帮助别人进行鱼塘和饮水工程的改造获得土壤来制砖,他还从外地一些工厂买来煤渣做原料。

  南方农村报记者核对1993年惠阳区国土局颁发给淡塘砖厂的《临时用地许可证》,发现所用地属性一栏,确实填写为“荒地”。永湖镇国土所所长黄兆雄、惠阳区国土局执法监察分队队长叶日东、惠阳区国土局副局长李志传都明确表示该地块不是基本农田。

  而王德瑞与淡塘三村在1993年签署的承包砖厂合同书也显示,砖厂共承包三村土地94亩,其中建厂房和挖土低洼地57亩,每亩每年租金700元,挖土高田37亩,每亩每年租金500元;承包期为10年。2003年合同到期之后,王瑞德的砖厂没有继续挖土,只是续签了厂房区租地合同。而其他一些合同也表明,王瑞德目前烧砖用的土壤是从鱼塘改造和饮水工程改造处买得。

  “村里修道路我都给钱,我跟村民关系也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的砖厂。”王瑞德有苦说不出,为了减少对庄稼的污染,他还特地花数十万元将烟囱修到80多米高。

  9月2日,也就是林德盛精心打造的帖子发出后的第三天,惠阳区国土局便对淡塘砖厂下发了《责令停止土地违法行为通知书》。通知书称,淡塘砖厂未经批准,擅自在永湖镇淡塘村委会占地开办砖厂,违法《土地管理法》第二条,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听候处理。

  惠阳区国土局执法监察分队队长叶日东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国土局工作人员在帖子发出的第二天就开始关注此事,淡塘砖厂之所以违法,是因其采矿许可证已在2008年年底到期。

  然而,采矿许可证到期是惠阳区内所有实心粘土砖厂共同面临的问题。因为,为落实国家关于限时禁止使用实心粘土砖的通知,惠阳区国土局在去年已经停止给这类砖厂续办该证。

  按照国家发改委等四部门的规定,对待实心粘土砖厂的政策是:不新建、不扩建、不改建实心粘土砖的生产能力,并逐步关停现有产能。因此,惠阳区也计划逐步淘汰境内的实心粘土砖厂。然而,一个客观的情况是,在农村地区仍然存在对实心砖的巨大需求,而现有的砖厂也可以利用鱼塘改造等方式,在不破坏土地的基础上生产砖块,区政府因此也对现有砖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网络上展示的“汹汹民意”,却使得政府无法再保持沉默。

  王瑞德认为这非常不公平,如果要清理砖厂,那么惠阳区政府应该对境内的10来家砖厂一视同仁,不能只针对淡塘砖厂。

  刘尧等人对帖子进行精心推广之前,对砖厂用地是否是基本农田,是否100来亩,现在是否还在取土等情况并没认真核实。刘尧称:“基本有这个事情就行了,老百姓一般是不说谎话的。”

  林德盛和林桂明都不是淡塘砖厂所在的三村的村民,而且他们长期生活在淡水街道,对家乡的事情并非很清楚。真正的三村村民——村医林佳龙告诉记者,砖厂与三村关系一直较好,其建厂取土之地,以前确实是荒地。

  在村委会选举之前,林德盛和林桂明都没有就本村的问题上访。林桂明承认,正因为自己在那次选举中输得不明不白,希望讨回一个公道,所以才想把本村问题大面积曝光。在现实民主竞争中受挫,上访又无效,他才走向网络。

  经过惠阳区国土局确认后,刘尧仍然拒不认可“砖厂并非占用基本农田”的说法。他认为,惠阳区国土局不肯出示基本农田图纸,肯定心中有鬼。

  9月18日下午4点多,林德盛和林桂明再次来到惠阳区国土局信访办公室,与办公室工作人员大吵了一架。上一次他们反映的大岭头土地争议、沙场土地承包争议等问题,有关部门的答复让他们非常不满意。

  对此,刘尧重申了“上访不如上网”这条经验。他还进一步总结道:信访局区区几个工作人员,一天就上几个小时班,对于错综复杂、各式各样的问题根本不可能做深入调查。因此,指望他们解决问题是不可能的事情。

  走向网络民主,意味着部分淡塘村民对现实民主的失望。唯一让他们意料不到的是,砖厂40多名来自四川、湖南等地的工人面临着失业的危险。(来源:南方农村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