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华一男子伪装富二代骗了20多万元11名女性受骗

作者:房产

  日前,梅州五华县公安局抓获涉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周某文(男,1993年出生,五华县水寨镇人),缴获用于作案的手机1部。目前,犯罪嫌疑人周某文已被逮捕。

  民警介绍,犯罪嫌疑人周某文,高中文化,未婚,是五华县某环卫所的临时工,每月工资2000元左右,父母均在香港。民警从周某文身上缴获的手机里面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由此,周某文通过社交软件“附近的人”功能实施诈骗的种种行径逐渐浮出水面。

  犯罪嫌疑人周某文交代,他从2017年6、7月到2019年2月间,曾经使用李某、李某锋、曾某峰等假姓名,通过微信或抖音搜索附近的女性等方式,以富二代、香港老板等假身份,假装出手阔绰加上嘘寒问暖获得对方信任,然后编造没钱加油、出车祸、卖房不够过户费、脑部长肿瘤需做手术、打死人及母亲生病去世等子虚乌有的故事对11名受害人施骗,一共骗取了20多万元,归案前已还了8、9万给受害人。

  小婉(化名),是一名30岁出头的微商,中专文化,家住五华县河东镇。2018年初,一个自称李某的男子通过“附近的人”添加了小婉的微信,李某称其是五华某酒店老板的儿子,向小婉下单购买商品但未付款。在微信中,经过一段时间的聊天后两人还见了面。

  此后,李某以“微信没钱,借钱周转一下,很快会还”为由向小婉借钱。小婉想到大家都是五华本地人,所以就通过微信陆续转了一部分钱给李某。

  当她向李某提出还钱时,李某不但不还,还以没钱加油、替小婉买了礼物等理由让小婉继续借钱给他,还声称“不然之前借的钱就不还”。小婉只好继续借钱给李某,之后一再催李某还钱,李某才慢慢地还了一部钱。

  后来小婉收到了李某发给自己的转账记录截图,却发现并未收到所谓的转账,于是发觉自己上当受骗了。由于对方慢慢还了部分钱,小婉还抱着希望对方能把余下的借款也还了,所以就没有及时报案。

  小安,是一名“90后”,大专文化,家住深圳市。2018年6月17日上午,小安从深圳到五华县城过端午节,一位李姓男子通过微信搜索“附近的人”添加其为好友。随后李某通过微信发信息给小安,问小安是否愿意做其女朋友,小安已有男朋友未答应。被小安拒绝的李某说他在香港做生意,可以介绍生意给小安。而小安刚好也在网上卖港货,觉得多个朋友多条路。

  刚加微信的第1天,即6月17日,李某跟小安说,他刚从香港回到五华,银行卡用不了,没有现金,加上微信里没钱,向小安借200元吃个饭,他会让亲戚第2天还给小安。听此,小安通过微信转了200元给李某。6月18日,小安的银行卡果线元,李某告诉小安这是通过亲戚的卡转小安的。

  18日上午,李某跟小安说他的车被撞了,还发了一张车被撞的照片给小安,然后说他没钱修车,又不敢告诉父母,让小安借点钱应急。小安未加思索通过微信转了1400元给他,此外还通过支付宝转了1000元给李某。

  20日下午,李某跟小安说他被撞在医院住院,并发了住院的照片给小安,说没钱交医药费,父母不管又不给他钱。看到李某这么可怜,小安顿起恻隐之心,又转了2100元给他。

  小安与李某在微信认识后共借给对方5050元,在小安的催促下还了3050元。当小安催李某还剩下的钱时,李某给小安推送来的一个微信名片,说是他母亲的微信,让小安向她要钱,小安信以为真就加了这个人的微信,当小安提出还钱时,对方竟然踢皮球似的让小安去跟她的儿子要钱。后来小安发现李某将其支付宝好友拉黑,由此发现自己被骗了。

  小萍,年过30,初中文化,和文中的小婉一样住在五华县河东镇。2018年6月期间,一名自称李某的男子通过抖音搜索添加其为好友,相识后李姓男子经常找小萍聊天,熟了之后要了小萍的电话号码,并相互添加了微信。

  起初李某跟小萍说,他要卖房可是过户费用不够向小萍借钱,并承诺借1万还3万,仅与李某通过微信视频见过面的小萍分2笔给对方转了5000元。

  2018年底,小萍再次接到李某借钱的电话,称他在深圳打死人被拘留了,要50万才能搞定事情,他母亲已经筹到48万多,希望小萍帮忙筹钱,小萍于是找朋友借了5000元分转给李某。过了不久,李某又称从拘留所出来没钱用,没钱充话费等理由向小萍借钱,于是小萍通过支付宝相继多次借给对方3000多元。

  小萍与李某相识后,总共借给李某13000多元,后来催李某还12000就算两清了,2019年1月,李某还了1250元,其他便没有下文了。

  小文(李某珍),与小萍年纪相仿,中专文化,家住广州。2019年1月的一天,回到老家五华的小文发现自己的抖音上有一个男子通过“附近”功能搜索并点赞其发布的视频,2人由此添加为抖音及微信好友。该男子自称李某,是五华县水寨镇人。

  在微信上聊了几天后,小文忽然发现李某在微信上发了几张转账信息的截图给她,李某说已经把8万块钱转到小文的账户上。第2天,李某跟小文说他在医院打吊针没钱交医药费,还发了手插着吊针的照片给小文看,小文信以为线元给对方。

  又过了1、2天,李某以要去深圳接其生病的母亲,需要路费及母亲已去世没钱叫殡仪馆的车向小文借钱,小文先后给李某转了2700元。尔后,李某推送了2个微信号给小文,说是他表姐和朋友微信号,并称他们会帮忙还钱。然而小文并没有要回借款,一气之下将李某从微信上拉黑了。

  让小文意外的是,李某的表姐居然通过微信质问小文为什么把李某拉黑了,并告诉小文“李某不见了,重新加回李某的微信,帮忙寻找李某。”小文经不起劝又加回李某的微信,不想李某将一段拿刀在脚上比划的视频发给小文,跟小文说“你这样对我,我死了算了。”没一会“李某喝农药自杀了,已送医院洗胃,而且经检查李某的脑部长了一个肿瘤要做手术。”的信息由李某的表姐及朋友传递给小文。

  第2天,李某的朋友又说李某病情加重要送广州做手术,一次性要先交20万,并发了一个支付宝账号给小文,以医药费不够为由不断让小文转钱,后来小文实在没钱了,他们还让小文用花呗套现了1800元。

  “认识李某(后来他又称自己叫曾某峰)后,我一共被骗6.7万元,通过微信和支付宝向对方转账几十次,后经催促,对方才还了13600元,而李某微信转的8万分文未到。”小文告诉民警。

  小思,1995年出生,五华县河东镇人。2019年1月某天,小思看到自己的抖音上有个呢称叫“Z”的男子通过搜索附近的人添加自己为好友,对方自称在五华县城从事装修行业。2人很快成为抖音及微信好友。

  聊天过程中,对方在微信中对小思嘘寒问暖,期间小思告诉了对方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联系电线月,对方打电话给小思,称其驾车撞到人需送往市人民医院急救,但钱不够及欠债被人催债等理由向小思借钱。小思刚开始没理会,可是对方一直打电线日通过微信先后数次转给对方13100元。

  对方收到微信转账后跟小思说,他买了黄金首饰和手机给小思,小思说“不要”,可是对方一直说“一定要收”,还把他和快递员的聊天记录截图发给小思,截图上面还有快递单号,对方告诉小思“商家已发货”。过后却又线元快递费给他,然后又以买东西的钱不够,还差尾款,并推荐了一个微信号,让小思把尾款转到这个微信号。

  让小思没想到的是,给刚添加的微信号转了2300元也没完事,对方后来竟然以没钱要跳楼威胁小思继续借钱给他,小思于是又陆续转了几千元给对方。虽然小思一直要求对方还钱,但对方大多都是在敷衍,仅还了3000元,而且小思自始至终都没有收到过对方寄来的快递。

  是骗子的骗术太高超,让受骗者无法认清对方的真面目?抑或是受骗者防范意识本就薄弱?那么,到底是什么蒙蔽了受骗者的双眼,让受骗者身陷入骗局“雾里看花”呢?

  周某文:我把手机银行转账设置了24小时到账,转了1、2万元截后撤回,由此重复多次“转账、截图和撤回”动作,然后将截图发给受害人。

  周某文:备注为“快递员”的微信号是我自己的微信号,是为了取得受害信任,让受害人借钱给我,自己虚构了自己与“快递员”的聊天记录并截图发给对方看。

  周某文:我推送给对方的微信号都是我使用的微信号,包括帮爷爷注册的微信号也派上用场,2018年3月爷爷去世后,我用该微信骗取了邹某某3000元。微信中出现的“表姐”“朋友”“母亲”其实都是用自己另外的微信号虚构的身份。

  周某文:因为之前欠了别人不少钱,为了还钱。骗来钱的大都被我用于还债了,其他的平时挥霍掉了。

  由此可见,犯罪嫌疑人行骗的目的昭然若揭。办理此案的莫警官介绍,其实骗子的伎俩并不高明,甚至拙劣。民警提醒,女性朋友要提高自身安全防范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在网络交友时,不贪慕虚荣不贪图小便宜,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和谨慎的心,在未核实对方真正身份之前,注意保护个人隐私,不要轻易泄露个人信息,不轻易借款转账谨防上当受骗。一旦发现受骗,不应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而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以免遭受更大损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