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波:工业40战略解析

作者:房产

  新浪财经讯 第二届“中国制造2025与工业4.0全球年会”于2016年9月24-25日在北京举行。罗兰贝格全球高级合伙人刘文波出席并演讲。

  刘文波:我今天讲对工业4.0的一些思考。举个例子,宝钢智能制造战略路径、商业模式是什么、战略逻辑是什么,它现在下游有很多客户,最重要的客户是汽车企业,他们也在尝试一些所谓的工业4.0,自身现在有比较强大的工业信息化的能力,因为它有A股上市的软件。更重要的现在钢铁行业从市场来看,确实都面临非常大的困难,我们更多的让宝钢去做两化融合,提升它在行业的市场竞争力,去搞工业4.0方面的标杆企业等等,那都是虚的,实的你要思考一下有什么商业逻辑,因为我觉得这一点有些公司做的还是不错的。

  8月17号在杭州和阿里菜鸟网络的潼总,这就是最励志的美女总裁,确实它强调一个商业逻辑,就是很多事不到那个时候,你再怎么做估计可能收效也不一定很强,罗兰贝格不是以技术见长,我们公司更多的是从策划层面在欧洲主要的经济体做一些规划,包括我在中国也帮一些比如说在广东,我在广东也做一些类似的,在山东也做了一些,更多从战略的层面给中国的一些政府,企业客户,包括我们现在正在给华为,中国在社会领域比较强的中国企业也在做一些数字化方面可能是工业数字化方面一些项目。

  我们更多看一下现在的趋势是什么,我在宝钢当董事四年多,一直强调现在是什么趋势,大家可以看现在什么趋势,科技型的变革,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科技型的变革都在发生,一会我们讲科技型变革对我们行业意味着什么,还有社会性的变革,社会性的变革,现在对整个我们这些B2B,C2C中端的用户业带来一些挑战,包括现在用户或者潜在用户对你需求也发生快速的变化。而且我们也可以看到新技术的获得和采用变得越来越迅速,刚才主持人有很多数据,数据意味着什么,人类接受推出接受同样的数量的这些新产品,新服务,新能力的时间在快速的缩短。

  这意味着什么,今天我们能够讨论到的一些称之为工业4.0的技术,可能它的推出或者是被应用的速度有可能比预测的要快。还有不光这些新产品更快的推出,而且一些根深蒂固的习惯,也快速被打破,我发现一些客户做规划时候有惯性,他在思考特定的行业,我今天的数据和水平阶段,有可能到达什么程度。

  大家可以看在这些领域,一些新的行业进入者,都是原来行业里面不知道的快速进入者,快速进入颠覆了这些企业。一会儿我讲为什么现在宝钢做数字化转型的工作,就是大家都会担心未来科技快速发展,更多的是进入C2C领域,但是也不排除在不久的将来一些B2B这说未来数字化时代未来的变化,2025年工业4.0可能基本上实现,未来9年可能会发生很多事。

  而且一旦特定的行业,特定的技术带来一些技术为行业带来一些颠覆性的变化,而且现在这种颠覆性的变化,它有很多特点,一个特点就是迷惑性的,大家在C2C的领域已经看到了,有很多这种五年前还活着不错的公司,可能现在都没了,但是五年前的时候谁能想到会出现这种变化,这种指出性变化带来颠覆性,一段时间内也是有疑惑性的,一旦发生可能是颠覆性的。

  所以其实数字化不管愿不愿意,我们一直跟宝钢,我们要并购武钢都会跟他们强调,不管你愿不愿意,世界都在改变。

  另外一个就是技术变得越来越负担,工业4.0有关技术成本,技术成本确实变得越来越可以负担,这也使得一些公司可以降低成本,去生产推广机车技术,而且我们说信息技术对科技强烈的影响,几乎改变所有的行列,像传统行业我们帮中国最大建筑公司做十三五规划的时候,做的时候也和他们讲过类似的这种分享,他们不以为然,但是去年年底,他们在沙特丢了一个项目,他们也没想怎么丢了一个项目,有一个新的金融市场,他可以用3D打印,在建筑行业大家可以看也出现了一些变革,那旅游行业跟大家有关的大家都比较了解。

  医疗行业一些专家也提到,这意味着什么,未来很多工作,都需要被重塑,为什么我要参加论坛,参加多了以后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谈工业4.0的时候,都想我这个电信制造的工厂未来怎么能够结合两化参与竞争,这个行业这个企业都没有未来,还没有等到未来到来的时候,你就由于各种方面的原因,就倒闭了,因为我们也是做战略的公司,我们经常做很多行业客户的战略项目,我们会详细研究,在特定行业它这个上市公司,对上市公司的情况,很多企业如果未来都不确定的时候呢,你谈很多这种转型可能也不一定是一个正确的一个思考方式,我就说很多工作包括很多行业的工作,都需要被重塑,一些搞传统的建筑公司可能没有等到未来就没有了,一会我还会举例。

  我们说一些行业的领先者,比如现在姑且把宝武钢铁,全球钢铁行业一个领先企业,再价值链控制的环节,建设一些新的优势。但是我们行业内要做一个思考,我们一级的思考就是说有一些像追赶宝武公司利用数字化的技术,改进一些核心的业务模式,持续适应新的市场情况,第二级的就市场先行者,在价值链的控制环境一些数字优势,引领行业的数字化技术。

  一定要注意你要对你这个行业的前景进行一些居安思危的分析,还讲的是钢铁行业,钢铁行业现在在工业4.0比较领先的基础行业,但是我们罗兰贝格去年年底在哈佛商学院和巴塞罗那发布了一个对2030年汽车行业的展望,当然任何展望它都是有可能有一个偏差的,很可能甚至2025年的时候汽车跟今天的汽车就不是一个概念了,大家试想,大家今天都是在2016年16年前谁能想到今天的手机是这样的了,到9年以后14年以后汽车是什么样的,很可能汽车不是今天这个概念汽车,就抛出共享经济以外,也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我们各大BAT公司投资的汽车,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如果我们钢铁行业只服务于现在OEM那就很悲哀了,就相当于十年前十六年前围绕那一年代给它提供产品的就很悲哀,一定要关注一些技术,可能对你的这个行业的影响。

  如果那种极端出现的时候,钢铁行业也好,铝的行业也好或者是金材料,汽车行业可能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所以这个是需要我们思考的,另外呢现在大家理解就是可能工业4.0更多是大规模的定制,我就说这个我只能说是现在这个阶段,但是我们也知道就是在过去的十五年,我们中端消费者,我们已经极大的被科技所影响,就是我们一些很多消费习惯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就是未来是不是这一端客户端的需求还是这样的需求,这也是大家需要值得思考的。

  这是一些虚拟设计验证一些技术,这个片子我主要想讲,我们先说中国制造,这是我们谈的比较多的,就是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就是在美国工业互联网德国工业4.0一些企业已经有能力把它的制造回流到本土去,2030年其实通过有学习能力的智能制造系统,它可以自动的在全球范围内,因为现在你像在互联网领域已经使得人类C2C领域极大的提升,在B2B领域,效率汇集大的提升,这个也是对现在一些传统的制造行业,或者是工业设计的一种挑战,就是大家可能需要有一些新的思想。

  工业4.0在很多方面带来一些变化,大家都是大规模定制,等等,其实很可能一种变化还是来自于C2C端,包括使得整个C2C端消费者自己的能力,以及整个BC系统的能力,都得到极大的体。那么我们谈工业4.0其实我们有的时候也跟一些行业客户讲,其实工业4.0现在喊的比较多,喊的比较热了,如果我们来从一些维度来看,就是我们有自己的维度来看,就是从虚拟化增殖水平,资源利用效率,资源利用效率框架等等来看,其实他们至少在特定的阶段,工业4.0不是对所有的行业都适用,有些行业你比如说我们有一些厦门一些行业,能不能活到明年的时候谈工业4.0,3.0这个就有点为时过早,有一些行业相对是比较适合,这个也需要看你特定的行业,特定企业的一些特点来进行战略性的分析。

  汽车行业现在基本上是工业4.0前沿,有一些初步的一些举措,大家做一些生态系统,其实生态系统这个词大家也可以做一些思考,因为现在所谓的系统用的比较多,最终也得看不管什么系统,大家绑在一块,最终还是能不能够在这种未来更不可预见的残酷的这种快速竞争的过程中,你能不能活下来,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只有解决了一定的挑战之后,工业4.0才能成为广泛的市场现象,包括我们觉得这个数据宝库,包括技术的采用的速度效率的提升,因为我们通常看到很多一些企业为了相应国家的号召,搞了一些所谓智能工厂,但是你如果看它一年下来几个表现,那恐怕还不如不搞,这种情况下,大家确实要思考了,你到底干这个是不是给你带来了真正的效果提升,大家可以看欧盟在一些领域也进行了一些设计包括政策侧面基础层面的作用,前瞻性的准备。

  工业4.0、中国制造2025经历五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一些沿海地区一些行业特定的企业在做一些自动化的改造,第二工厂制造等等大概这么几个阶段,要确保你这个行业,工业4.0在这个阶段不是适合所有行业,那么在适应的行业里面,确保企业在这么几个方面,所谓中国制造2025智能制造转移升级的一些举措,跟你的一些现在的价值创造系统,有比较好的结合,最终能有比较好的财务表现,要不然你都ST了,就没有接下来的我刚才说那五个阶段了,所以这个是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发现太多的中国企业呢,就是花钱用机器换人,但是价值创造系统基本上跟所谓的机器换人没有很好的衔接,导致财务表现更糟糕,这个就不是我们大家说要搞工业4.0和工业制造2025最主要的一个出发点。

  我们建议针对所谓工业4.0政府层面要做一些设计,当然我们也有些设计,如果跟美国的比起来,如果比起来,可能在下边这个层面还需要针对性,我们强调产业布局规划,因为我刚才说它不适用与所有的行业,而且每各行业发展阶段可能也不一样,对于企业来说要打造行业的解决方案,引领行业标准创新等等。我们建议工业4.0之前回答好我的问题,第一个你还是最终能被用户创造什么样的价值,你关起门来,我机器运转不用人,但是最终对客户来说到底带来什么价值,工业4.0解决方案对我们带来哪些机会,能有哪些预期的经济效益。还有那些方案。对我们企业的组织,对我们流程竞争能力会带来那些冲击实施的路径,是什么样的等等。

  这个我估计几个专家都讲了,他们是用更专业的,其实他是需要最适合企业的解决方案,前年陪我们客户全国最大的制造企业,他们去了大概两百多个高层,有很多物理和网络针对它特定的行业,到底哪些技术在什么阶段适用,这个大家确实非常痛苦,而且到底对它参与市场竞争,事实的收益,这其实是需要科学规划,那么他那个相互链接也会形成很多这些行业解决方案的一些网络的物理系统。而且它其实很多工业4.0特定解决方案的创新,需要各个领域创新之间的一些融合,为一些潜在的参与企业寻找一些切入点的机会。

  我们通常建议,可我还得基于特定的情况,选择中段期,能实现而且能够带来最大影响的一些基础,别中转期花了很多钱投资完了一年下来业绩没有很好的提升,中国行业现在竞争也是比较惨烈,而且大家经营的财务的数据还是比较困难,这个时候大家需要更多的是在短中期里面带来巨大影响的,这也是我们一直作为宝钢董事要求宝钢,打造工业4.0解决方案的时候注意这一点,因为很可能如果不注意的话,你都没有熬过这个行业的冬天的时候你都死了你还谈什么接下来的工业4.0。其实工业4.0它更多的,我一开篇讲的数字化转型,还是的数字化转型,它其实要放到CEO里面,升级成企业的战略,但是更多的还是有一些通过外部合作,有一些提升,有一些试点的项目。我们还有一些关于工业4.0其他的一些研究,我们在德国意大利和法国有比较多的专家,在研究一些特定领域,从技术方面研究,什么网络安全,天气人和机器等等。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财经会议》报道你看不见的会场实况,传播会议精华内容,会议直播提前预告,不定期送出免费超值会议门票。官方微博:财经会议,微信号:caijinghy。扫码更方便。

  1940年出生的牟其中今年已经76岁了,按牟其中“十年之内就会重建一套商业体系”的构想,届时牟其中已是80几岁的老人了。这已经是人生的晚年了,一切不再是一个80几岁的老人说了算的时候了。届时,留给牟其中的恐怕只能是“壮志未酬”了。

  面对当前房价快速上涨的局面,调控政策宜疏不宜堵。短期内,通过稳增长政策带动实体经济投资意愿,分流地产市场资金是上策。在土地的垄断供应制度不能改变的情况下,房价长期下降既不可能,也更不应该成为政策追求的目标。

  来自人类互助合作天性的分享,要满足一系列条件,才能从小圈子熟人范围内的临时替补性活动,发展成大规模改变生活、商业方式的“分享经济”。关键的一点是,有没有切实可靠的供给,让大规模分享真正变成现实。

  随着产业升级,技术创新,所用的各种基础设施也必须不断完善,各种制度安排也必须不断完善,而一个企业家没有能力来推动基础设施以及法律、金融制度的相应完善,这些必须由政府协调不同的企业家,或是政府自己来提供。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